公元622年

编辑:怪讶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3 09:50:27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武德五年(六二二)正月,刘黑闼自称汉东王,改元天造、定都于洺州,以范愿为左仆射,董康买为兵部尚书,拜高雅贤为右领军,征招王琮中书令,任命刘斌中书侍郎,恢复窦建德夏政权时的文武官制,加紧政权建设。立法行政,均仿效窦建德,而在攻打作战上,刘黑闼又比窦建德时勇猛果敢。
中文名
公元622年
外文名
A.D 622year
隶    属
壬午年(马年
朝    代
武德五年
纪    年
刘黑闼称汉东王

目录

公元622年纪年

编辑
壬午年(马年
武德五年
新罗建福三十九年

公元622年年表

编辑
刘黑闼称汉东王
李艺战刘十善于徐河
武德四年(六二一)十二月,唐高祖命秦王李世民、齐王李元吉前去讨伐刘黑闼武德五年(六二二)正月,幽州总管李艺为配合朝廷攻打刘黑闼政权,率数万大军南下,欲与秦王李世民会合进击。刘黑闼得到消息,即命左仆射范愿率万人留守洛州,他自己则带大军北上阻挡李艺,夜晚,宿营在沙河,程名振用战鼓六十具在洺州城西大堤上疾敲,城中的地面都在震动。范愿很惊慌害怕,派人立刻去禀告刘黑闼刘黑闼闻讯后立刻撤兵,派弟弟刘十善与行台张君立带兵一万在鼓城进击李艺,双方在徐河(今河北徐水)交战,刘十善的军队大败,损失八千人。三月,李艺又攻取刘黑闼占领的定、乐、廉、赵四州,俘获刘黑闼的尚书刘希道,带兵与李世民洺州会合。
刘黑闼俘杀罗土信
武德四年(六二一)末,李渊李世民李元吉前往河北征讨刘黑闼。第二年初,唐军到获嘉(今河南新乡市),刘黑闼放弃相州,退守洛州。李世民进围肥乡,屯兵于洺水之上。洺水人李去惑以洺水城降李世民,李世民派唐将王君廓带骑兵五百进城共同防守。刘黑闼还军围攻洺水,双方互有胜负。刘黑闼攻城猛烈,秦王多次率唐军增援都被阻挡。李世民担心王君廓守不住洺水,便召集众将商议对策。行军总管郯勇公罗士信自告奋勇,请求代替王君廓守城。李世民挥旗召王君廓王君廓突围而出,罗士信率二百唐兵突入城中继续抵抗起义军。刘黑闼急于夺回洺水城,率军昼夜攻打。由于下雪,城外唐军无法接应,罗士信在坚守八天后,洺水城被刘黑闼攻陷,罗士信被俘。刘黑闼很欣赏罗士信的勇猛顽强,劝他投降,罗士信断然拒绝,黑闼杀之,士信死时,年仅二十岁。
李武意杀王薄
唐将盛彦师从徐圆朗部队中冒死逃回,被唐朝任命为宋州总管。盛彦师率领齐州总管王薄的兵马围攻须昌(今山东东平县治),同时向潭州(潭应作“谭”,今山东章丘)征调兵粮。潭州刺史李义满平素与王薄不和,这次要粮,李义满闭仓不给。等到须昌被唐军攻克,盛彦师逮捕了李义满,置齐州监狱中。唐高祖诏释之。使者未至,李义满已忧愤而死。王薄回时,路过潭州,李义满的侄儿武意拘王薄,并将他杀死。盛彦师亦因此事被判死罪。
交州总管丘和入朝
武德五年(六二二)三月二十三日,改以隋交趾太守丘和为交州总管。丘和遣其司马高士廉请入朝京师,诏许之,且遣丘和之子师利(高祖起兵向长安时,丘师利即以兵降附)前往交趾迎之。
唐军大破刘黑闼于洺水,黑闼奔突厥
刘黑闼攻破洺水城执杀罗士信以后,唐军反攻,欲再夺回洺水城。武德五年(六二二)三月初,唐军屯兵于洺水南北两岸,坚壁不出,并派兵切断刘黑闼的运输补给线。刘黑闼任命高雅贤为左仆射。李世民率兵进逼高雅贤大营。高雅贤乘醉单骑出战,被唐将潘毛击杀。后唐军再次围攻刘黑闼军营,黑闼将王小胡战胜,俘潘毛。黑闼从冀州、贝州等地向洺水运粮,唐将程名振带一千余人前去袭击,烧毁了运粮车船。刘黑闼与唐军对峙长达六十多天。刘黑闼率精兵偷袭李世勣大营,李世民前往救援,也被刘黑闼军围困。唐将尉迟敬德见状,统帅壮士杀人重围解救,李世民逃出。唐军预料刘黑闼兵粮耗尽会前来决战。所以,李世民派兵阻断洺水上游蓄水。派兵防守,并约定放水的时间。三月,刘黑闼率步兵、骑兵两万人渡过洺水,欲与唐军决一死战。李世民率精锐骑兵袭击对方的骑兵部队,取得胜利,并乘胜冲杀敌人的步兵部队。刘黑闼率部下死战力屈,遂与王小胡遁去,余众不知主帅已经逃走,仍与唐军激战。唐军在洺水上游开闸放水,灌淹刘黑闼的部众,刘黑闼军队大败,淹死几千人。黑闼与范愿等二百多人北奔突厥,刘黑闼所占河北地区被唐朝平定。
武德五年(六二二)四月,隋朝鸿胪卿宁长真宁越(今广东钦县东北五十里)、郁林(今广西贵县南)之地向李靖请降。通往交州、爱州的道路开始打通。唐高祖以宁长真为钦州总管。
唐议击徐圆朗
徐圆朗闻知刘黑闼被击败,非常害怕,不知做何打算。刘复礼劝说徐圆朗让位刘世彻。于是,徐圆朗派复礼到浚仪县(今河南开封)迎接刘世彻。有人警告徐圆朗要以翟让李密杀害为诫,圆朗又感到后悔。等刘世彻被接来,带有几千人,圆朗竞拒绝出城迎接,反而派人召刘世彻,剥夺世彻兵权,仅任命他为司马,要他劝服谯州,杞州归降。山东人久闻刘世彻之名,凡世彻劝降之处人人降服。圆朗更担心自己权位受到威胁,遂将刘世彻杀死。秦王世民击败刘黑闼后,便迅速率兵南下,准备消灭徐圆朗,适逢高祖召世民入朝,世民便将兵权暂交齐王元吉,自己返回长安听命。在长安,世民与高祖讨论天下形势,介绍了徐圆朗目前情况。高祖立派世民回到黎阳,统帅大军奔济阴(今山东荷泽)击徐圆朗
李大恩败死新城
武德五年(六二二)三月,唐代州总管李大恩上奏朝廷,言突厥境内受灾、遇有饥荒,请求政府派兵攻取马邑。高祖准奏,令殿内少监独孤晟率兵前往代州,会同李大恩进攻苑君璋,相约在二月会师于马邑。由于独孤晟的大军延期不至,李大恩无法率军独自进攻,只好屯兵新城(今山西朔县西南)等候。同年四月,突厥颉利可汗派出几万骑兵与逃到突厥刘黑闼一起围攻新城,李大恩向朝廷求援,唐高祖派右骁卫大将军李高迁领兵来救。援军还未赶到新城,李大恩粮尽,被迫于夜晚突围。突厥在半路袭击,唐军大败,李大恩战死。唐高祖对李大恩的死非常惋惜,将独孤晟减死徙边。
杜伏威入朝,徐圆朗被杀
武德五年(六二二)七月,秦王李世民攻打徐圆朗,已经占领城池十余座,声震淮、泗。杜伏威见势非常害怕,马上请求入朝听命。李世民认为淮、济之间即将平定,便命令李神通、李世勣继续进攻徐圆朗,六日自己则班师还朝。八日杜伏威到达长安,李渊拜他为太子太保,并兼任行台尚书令,位在齐王元吉之上,将他留在长安,用高官宠待他。李子通私下对乐伯通讲:“伏威既来,我欲前往江南收集旧兵,继续作战。”于是两人逃至蓝田关(今属陕西蓝田县)时,被唐官抓获,两人都被杀死。武德六年(六二三)二月,徐圆朗在无奈的情况下,弃城逃走,在野外被人杀死。其地完全被唐占领。

公元622年大事

编辑
(1)春,正月,刘黑闼自称汉东王,改元天造,定都州。以范愿为左仆射,董康买为兵部尚书,高雅贤为右领军;征王琮中书令高斌中书侍郎窦建德时文武悉复本位。其设法行政,悉师建德,而攻战勇决过之。
(1)春季,正月,刘黑闼自称汉东王,改年号为天造,都城设在州。任命范愿为左仆射,董康买为兵部尚书,高雅贤为右领军,征召王琮中书令,刘斌为中书侍郎窦建德时期的文武官员全部恢复了原来的职位。刘黑闼的法令行政,全部效法窦建德,但他作战勇猛果敢则超过窦建德。
(2)丙戌,同安贼帅殷恭邃以舒州来降。
(2)丙戌(初四),同安盗贼首领殷恭邃以舒州降唐。
(3)丁亥,济州别驾刘伯通执刺史窦务本,以州附徐圆朗
(3)丁亥(初五),唐济州别驾刘伯通捉住刺史窦务本,以济州归附徐圆朗
(4)庚寅,东盐州治中王才艺杀刺史田华,以城应刘黑闼
(4)庚寅(初八),唐东盐州治中王才艺杀死刺史田华,以城池响应刘黑闼
(5)秦王世民军至获嘉,刘黑闼弃相州,退保州。丙申,世民复取相州,进军肥乡,列营水之上以逼之。
(5)秦王李世民的大军到获嘉,刘黑闼放弃相州,撤退保卫州。丙申(十四日),李世民收复相州,进军肥乡,在水边布营进逼刘黑闼
(6)萧铣既败,散兵多归林士弘,军势复振。
(6)萧铣败亡后,他的散兵大部分投靠了林士弘,林士弘的军队因此重振势力。
(7)己酉,岭南俚帅杨世略以循、潮二州来降。
(7)己酉(二十七日),岭南俚族首领杨世略以循、潮二州降唐。
(8)唐使者王义童下泉、睦、建三州。
(8)唐朝使者王义童夺取泉、睦、建三州。
(9)幽州总管李艺将所部兵数万会秦王世民讨刘黑闼,黑闼闻之,留兵万人,使范愿守州,自将兵拒艺。夜,宿沙河,程名振载鼓六十具,于城西二里堤上急击之,城中地皆震动。范愿惊惧,驰告黑闼;黑闼遽还,遣其弟十善与行台张君立将兵一万击艺于鼓城。壬子,战于徐河,十善、君立大败,所失亡八千人。
(9)唐幽州总管李艺率领他的几万部队会同秦王李世民讨伐刘黑闼刘黑闼闻讯,留下一万兵力,命范愿守卫州,自己率军抵抗李艺。夜晚,刘黑闼沙河县宿营,程名振带六十面大鼓,在州城西二里处的河堤上猛擂鼓,城中的地面都感到震动。范愿惊慌失措,派飞骑报告刘黑闼刘黑闼迅速返回州,派他的弟弟刘十善和行台张君立率领一万兵马在鼓城攻打李艺。壬子(三十日),双方在徐河交战,刘十善、张君立大败,损失八千人。
(10)水人李去惑据城来降,秦王世民遣彭公王君廓将千五百骑赴之,入城共守。二月,刘黑闼引兵还攻水,癸亥,行至列人;秦王世民使秦叔宝邀击,破之。
(10)水县人李去惑占据城池降唐,秦王李世民派彭公王君廓率一千五百名骑兵赴水,进城与李去惑共同守城。二月,刘黑闼带军回师攻打水,癸亥(十一日),走到列人县,秦王李世民命秦叔宝截击并打败了刘黑闼
(11)豫章贼帅张善安以虔、吉等五州来降,拜洪州总管。
(11)豫章盗贼首领张善安以虔、吉等五州降唐,官拜洪州总管。
(12)戊辰,金乡人阳孝诚叛徐圆朗,以城来降。
(12)戊辰(十六日),金乡人阳孝诚背叛徐圆朗,以金乡县城降唐。
(13)己巳,秦王世民复取邢州。辛未,井州人冯伯让以城来降。
(13)己巳(十七日),秦王李世民收复邢州。辛未(十九日),井州人冯伯让以城降唐。
(14)丙子,李艺刘黑闼定、栾、廉、赵四州,获黑闼尚书刘希道,引兵与秦王世民会州。
(14)丙子(二十四日),李艺夺取刘黑闼占据的定、栾、廉、赵四州,抓获刘黑闼的尚书刘希道,然后带兵与秦王李世民在州会师。
(15)刘黑闼攻水甚急。城四旁皆有水,广五十余步,黑闼于城东北筑二甬道以攻之;世民三引兵救之,黑闼拒之,不得进。世民恐王君廓不能守,召诸将谋之,李世曰:“若甬道达城下,城必不守。”行军总管郯勇公罗士信请代君廓守之。世民乃登城南高冢,以旗招君廓,君廓帅其徒力战,溃围而出;士信帅左右二百人乘之入城,代君廓固守。黑闼昼夜急攻,会大雪,救兵不得往,凡八日,丁丑,城陷。黑闼素闻其勇,欲生之,士信词色不屈,乃杀之,时年二十。
(15)刘黑闼攻水很猛。水城四周都是水,水宽五十多步,刘黑闼在城东北修建二条甬道用来攻城;秦王李世民三次带军救援,都受到刘黑闼的阻拦,无法前进。李世民怕王君廓守不住城池,召集众将领商议救援之事,李世说:“如果甬道修到城下,城池必定失守。”行军总管郯勇公罗士信请求代替王君廓守城。李世民于是登上城南的高坟,用旗语招王君廓,王君廓率领部下奋战,突出包围,罗士信趁机率二百士卒进城,代替王君廓坚守城池。刘黑闼昼夜猛攻水,恰逢大雪,唐军无法增援,经过八天,丁丑(二十五日),水城陷落。刘黑闼早就听说罗士信勇猛,不想杀他,罗士信言语态度威武不屈,于是刘黑闼杀了他,当时罗士信仅二十岁。
(16)戊寅,汴州总管王要汉攻徐圆朗杞州,拔之,获其将周文举。
(16)戊寅(二十六日),唐汴州总管王要汉攻打徐圆朗占据的杞州,夺取了城池,抓获徐圆朗的将领周文举。
(17)庚辰,延州道行军总管段德操击梁师都石堡城,师都自将救之;德操与战,大破之,师都以十六骑遁去。上益其兵,使乘胜进攻夏州,克其东城,师都以数百人保西城。会突厥救至,诏德操引还。
(17)庚辰(二十八日),唐延州道行军总管段德操攻击梁师都的石堡城,梁师都亲自带兵救援,段德操与梁师都交锋,大败梁师都,梁师都只带十六名骑兵逃跑。高祖增加了段德操的兵力,让他乘胜进军攻打夏州,段德操攻克了夏州东城,梁师都带几百人保守夏州西城,恰好突厥救援梁师都的军队到达,高祖下诏命段德操撤军。
(18)辛巳,秦王世民拔水。三月,世民与李艺营于水之南,分兵屯水北。黑闼数挑战,世民坚壁不应,别遣奇兵绝其粮道。壬辰,黑闼以高雅贤为左仆射,军中高会。李世引兵逼其营,雅贤乘醉,单骑逐之,世部将潘毛刺之坠马,左右继至,扶归,未至营而卒。甲午,诸将复往逼其营,潘毛为王小胡所擒。黑闼运粮于冀、贝、沧、瀛诸州,水陆俱进,程名振以千余人邀之,沈其舟,焚其车。
(18)辛巳(二十九日),秦王李世民攻下水。三月,李世民和李艺在水以南扎营,分兵驻扎在水以北。刘黑闼多次来挑战,李世民坚壁不应战,却另派奇兵切断了刘黑闼的粮食运输线。壬辰(十一日),刘黑闼任命高雅贤为左仆射,军中举行盛大宴会。李世带兵逼近刘黑闼军营,高雅贤趁酒醉,单枪匹马追逐李世,李世的部将潘毛把他刺下马,高雅贤随从继后赶到,扶高雅贤回营,未到营地高雅贤就死了。甲午(十三日),唐军诸将领再次前进逼近刘黑闼的营地,潘毛被王小胡抓获。刘黑闼从冀、贝、沧、瀛各州运粮,水陆并进,程名振用一千多人截击,弄沉了运粮船,烧毁了运粮车。
(19)宋州总管盛彦师帅齐州总管王薄攻须昌,徵军粮于潭州;刺史李义满与薄有隙,闭仓不与。及须昌降,彦师收义满,系齐州狱,诏释之。使者未至,义满忧愤,死狱中。薄还,过潭州,戊戌夜,义满兄子武意执薄,杀之;彦师亦坐死。
(19)唐宋州总管盛彦师率领齐州总管王薄攻打须昌,向潭州征调军粮;潭州刺史李义满因与王薄有矛盾,关闭粮仓不给军粮。待须昌投降,盛彦师逮捕了李义满,关入齐州监狱,高祖下诏命令释放李义满。朝中下达诏令的使者还没到齐州,李义满因为忧愤,已经死在狱中。王薄回师,经过潭州,戊戌(十七日)夜晚,李义满的侄子李武意捉住王薄并杀了他;盛彦师也获罪被处死。
(20)上遣使赂突厥颉利可汗,且许结婚。颉利乃遣汉阳公、郑元长孙顺德等还,庚子,复遣使来修好,上亦遣其使者特勒热寒、阿史那德等还。并州总管刘世让屯雁门,颉利高开道苑君璋合众攻之,月余,乃退。
(20)高祖派遣使节贿赂突厥颉利可汗,并且答应与颉利结为婚姻之好,于是颉利送汉阳公李、郑元长孙顺德等人返回唐朝,庚子(十九日),颉利重新派遣使节来唐修好,高祖也送突厥使者特勒热寒、阿史那德等人回突厥。唐并州总管刘世让驻扎在雁门,颉利与高开道苑君璋合兵攻打刘世让,一个多月才退军。
(21)甲辰,以隋交趾太守丘和为交州总管,和遣司马高士廉奉表请入朝,诏许之,遣其子师利迎之。
(21)甲辰(二十三日),唐任命隋朝交趾太守丘和为交州总管,丘和派司马高士廉奉表请求入朝,皇帝下诏准许他的请求,并派丘和的儿子丘师利前往迎接。
(22)秦王世民与刘黑闼相持六十余日。黑闼潜师袭李世营,世民引兵掩其后以救之,为黑闼所围,尉迟敬德帅壮士犯围而入,世民与略阳公道宗乘之得出。道宗,帝之从子也。世民度黑闼粮尽,必来决战,乃使人堰水上流,谓守吏曰:“待我与贼战,乃决之。”丁未,黑闼帅步骑二万南渡水,压唐营而陈,世民自将精骑击其骑兵,破之,乘胜蹂其步兵。黑闼帅众殊死战,自午至昏,战数合,黑闼势不能支。王小胡谓黑闼曰:“智力尽矣,宜早亡去。”遂与黑闼先遁,余众不知,犹格战。守吏决堰,水大至,深丈余,黑闼众大溃,斩首万余级,溺死数千人,黑闼与范愿等二百骑奔突厥,山东悉平。
(22)秦王李世民与刘黑闼相持六十多天。刘黑闼暗中率军袭击李世的营地,李世民带兵突然袭击刘黑闼的背后以救援李世,结果被刘黑闼包围,尉迟敬德率领壮士冲入包围圈,李世民与略阳公李道宗趁势脱险。李道宗是皇帝的侄子。李世民推测刘黑闼的粮食已经吃光,必定前来决战,于是命人在水上游筑坝截断河水,对看守堤坝的官吏说:“等我和敌人交战时,就决开堤坝。”丁未(二十六日),刘黑闼率领两万步兵骑兵向南渡过水,逼近唐军营寨列阵,李世民亲自统率精锐骑兵攻打刘黑闼的骑兵,打败了刘军,乘胜用马踩踏刘的步兵。刘黑闼带领部队殊死战斗,从中午到黄昏,几度交锋,刘黑闼的兵力无法再坚持下去。王小胡对刘黑闼说:“我们的智能体力都已耗尽,应该快点逃走。”王小胡便和刘黑闼先逃跑,其余的将士不知道头领已经逃走,还在继续格斗。唐看守堤坝的官吏决开堤坝,水一下子涌到战场,水深一丈多,刘黑闼的军队大败,一万多人被杀,几千人被淹死,刘黑闼与范愿等二百人骑马逃入突厥,唐平定了整个山东地区。
(23)高开道寇易州,杀刺史慕容孝干。
(23)高开道侵犯易州,杀死唐易州刺史慕容孝千。
(24)夏,四月,己未,隋鸿胪卿宁长真以宁越、郁林之地请降于李靖,交、爱之道始通;以长真为钦州总管。
(24)夏季,四月己未(初八),隋朝鸿胪卿宁长真以宁越、郁林地区向李靖请求投降,这才打通了通往交州与爱州的道路。唐任命宁长真为钦州总管。
(25)以夔州总管赵郡王孝恭为荆州总管。
(25)唐任命夔州总管赵郡王李孝恭为荆州总管。
(26)徐圆朗刘黑闼败,大惧,不知所出。河间人刘复礼说圆朗曰:“有刘世彻者,其才不世出,名高东夏,且有非常之相,真帝王之器。将军若自立,恐终无成;若迎世彻而奉之,天下指挥可定。”圆朗然之,使复礼迎世彻于浚仪。或说圆朗曰:“将军为人所惑,欲迎刘世彻而奉之,世彻若得志,将军岂有全地乎!仆不敢远引前古,将军独不见翟让之于李密乎?”圆朗复以为然。世彻至,已有众数千人,顿于城外,以待圆朗出迎,圆朗不出,使人召之。世彻知事变,欲亡走,恐不免,乃入谒;圆朗悉夺其兵,以为司马,使徇谯、杞二州,东人素闻其名,所向皆下,圆朗遂杀之。
(26)徐圆朗听说刘黑闼失败,大为恐慌,不知所措。河间人刘复礼劝徐圆朗道:“有位名叫刘世彻的人,是很难得的人才,在东夏有很高的名望,并且相貌非凡,真有帝王的器度。将军您如果自立为王,恐怕最终会一事无成;如果迎来刘世彻并拥戴他为主,就可以轻易地取得天下。”徐圆朗同意了他的意见,命刘复礼到浚仪迎接刘世彻。有人对徐圆朗说:“将军被人骗了,想迎立刘世彻,世彻如果得志,哪里有将军您的保全之地呢?我不用援引前代之事,您就没看到翟让与李密的例子吗?”徐圆朗也认为很对。刘世彻到来时,已有几千人马,停在城外,等待徐圆朗出城迎接,徐圆朗不出城,命人召刘世彻进城。刘世彻知道事情发生了变化,想逃走,又怕逃不脱,于是进城谒见徐圆朗,徐圆朗夺了他的全部人马,任命他为司马,让他攻打谯、杞二州,东部的人久闻他的大名,刘世彻所到之处纷纷投降,徐圆朗便杀了刘世彻。
秦王世民自河北引兵将击圆朗,会上召之,使驰传入朝,乃以兵属齐王元吉。庚申,世民至长安,上迎之于长乐。世民具陈取圆郎形势,上复遣之诣黎阳,会大军趋济阴。
秦王李世民从河北带兵准备攻打徐圆朗,恰好高祖召他,让他乘驿站车马急速回长安,于是李世民将军队交给齐王元吉统领。庚申(初九),李世民到达长安,高祖到长乐坂迎接他。李世民详细陈述了攻打徐圆朗的形势,高祖又派他赴黎阳,会同大军火速赶到济阴。
(27)丁卯,废山东行台。
(27)丁卯(十六日),唐废除山东行台。
(28)壬申,代州总管定襄王李大恩为突厥所杀。先是,大恩奏称突厥饥馑,马邑可取,诏殿内少监独孤晟将兵与大恩共击苑君璋,期以二月会马邑;失期不至,大恩不能独进,顿兵新城。颉利可汗遣数万骑与刘黑闼共围大恩,上遣右骁卫大将军李高迁救之。未至,大恩粮尽,夜遁,突厥邀之,众溃而死,上惜之。独孤晟坐减死徙边。
(28)壬申(二十一日),唐代州总管定襄王李大恩被突厥杀害。此前,李大恩上奏章说明突厥闹饥荒,可攻取马邑,高祖下诏命殿内少监独孤晟带兵与李大恩共同攻打苑君璋,约定二月在马邑会师,独孤晟未能按期到达,李大恩不能孤军挺进,将军队停在新城。突厥颉利可汗派几万骑兵与刘黑闼一起包围了李大恩,高祖派右骁卫大将军李高迁救援李大恩。李高迁还未到达,李大恩因军粮吃光,半夜逃遁,遭突厥阻截,军队溃败而被害,高祖很痛惜他的死亡。独孤晟获罪被判处减死,流放到边远地区。
(29)丙子,行台民部尚书史万宝攻徐圆朗陈州,拔之。
(29)丙子(二十五日),唐行台民部尚书史万宝攻打徐圆朗占据的陈州,攻克陈州。
(30)戊寅,广州贼帅邓文进、隋合浦太守宁宣、日南太守李并来降。
(30)戊寅(二十七日),广州盗贼首领邓文进、隋朝合浦太守宁宣、日南太守李一同降唐。
(31)五月,庚寅,瓜州土豪王干斩贺拔行威以降,瓜州平。
(31)五月庚寅(初九),瓜州土豪王干杀死贺拔行威降唐,瓜州平定。
(32)突厥忻州李高迁击破之。
(32)突厥侵犯忻州,被李高迁击败。
(33)六月,辛亥,刘黑闼突厥寇山东,诏燕郡王李艺击之。
(33)六月辛亥(初一),刘黑闼带突厥侵犯山东,唐高祖下诏命燕郡王李艺迎敌。
(34)癸丑,吐谷浑寇洮、旭、叠三州,岷州总管李长卿击破之。
(34)癸丑(初三),吐谷浑侵犯洮、旭、叠三州,唐岷州总管李长卿打败了来犯之敌。
(35)乙卯,遣淮安王神通击徐圆朗
(35)乙卯(初五),唐派淮安王李神通攻打徐圆朗。
(36)丁卯,刘黑闼突厥定州
(36)丁卯(十七日),刘黑闼突厥侵犯定州
(37)秋,七月,甲申,为秦王世民营弘义宫,使居之。世民击徐圆朗,下十余城,声震淮、泗、杜伏威惧,请入朝。世民以淮、济之间略定,使淮安王神通、行军总管任、李世攻圆朗;乙酉,班师。
(37)秋季,七月甲申(初五),唐为秦王李世民建造弘义宫,供李世民居住。李世民攻打徐圆朗,夺取了十几座城池,声势震动了淮水、泗水地区,杜伏威很恐惧,请求入朝。李世民因淮、济之间已大致平定,让淮安王李神通、行军总管任、李世攻打徐圆朗;乙酉(初六),李世民班师回朝。
(38)丁亥,杜伏威入朝,延升御榻,拜太子太保,仍兼行台尚书令,留长安,位在齐王元吉上,以宠异之。以阚棱为左领军将军
(38)丁亥(初八),杜伏威入朝,被引进登上御榻,官拜太子太保,仍兼行台尚书令,留在长安,上朝位置在齐王元吉之前,表示对他特别恩宠。唐任命阚棱为左领军将军
李子通谓乐伯通曰:“伏威既来,江东未定,我往收旧兵,可以立大功。”遂相与亡至蓝田关,为吏所获,俱伏诛。
李子通对乐伯通说:“杜伏威已来长安,江东尚未安定,我们回去收拾旧部,可以立大功。”于是一起逃跑,到蓝田关,被官吏抓获,均被处死。
(39)刘黑闼定州,其故将曹湛、董康买亡命在鲜虞,复聚兵应之。甲午,以淮阳王道玄为河北道行军总管以讨之。
(39)刘黑闼到定州,他的旧部下曹湛、董康买逃亡在鲜虞,重新召集兵马响应刘黑闼。甲午(十五日),唐任命淮阳王李道玄河北道行军总管讨伐刘黑闼
(40)丙申,迁州人邓士政执刺史李敬昂以反。
(40)丙申(十七日),迁州人邓士政捉住刺史李敬昂,反叛朝廷。
(41)丁酉,隋汉阳太守冯盎李靖檄,帅所部来降,以其地为高、罗、春、白、崖、儋、林、振八州,以盎为高州总管,封耿国公。先是,或说盎曰:“唐始定中原,未能及远,公所领二十州地已广于赵佗,宜自称南越王。”盎曰:“吾家居此五世矣,为牧伯者不出吾门,富贵极矣,常惧不克负荷,为先人羞,敢效赵佗自王一方乎!”遂来降。于是岭南悉平。
(41)丁酉(十八日),隋朝汉阳太守冯盎接受了李靖的檄文,率领部属降唐,唐在冯盎的辖地设置高、罗、春、白、崖、儋、林、振八州,任命冯盎为高州总管,封爵耿国公。此前,有人劝冯盎道:“唐才平定了中原,还无力顾及边远地区,您所管辖的二十州的范围已超过汉代的赵佗,应当自称南越王。”冯盎说:“我家在此地定居已经五代了,此地的长官都由我家的人担任,已极尽富贵了,常常怕承担不起重担,使先人蒙受耻辱,怎么敢效法赵佗自己称王一方呢?”于是前来投降。从此岭南地区全部平定。
(42)八月,辛亥,以、荆、交、并、幽五州为大总管府。
(42)八月辛亥(初二),唐以、荆、交、并、幽五州为大总管府。
(43)改葬隋炀帝于扬州雷塘
(43)唐将隋炀帝改葬于扬州雷塘
(44)甲戌,吐谷浑寇岷州,败总管李长卿。诏益州行台右仆射窦轨、渭州刺史且洛生救之。
(44)甲戌(疑误),吐谷浑侵犯岷州,打败了唐总管李长卿。唐高祖下诏命益州行台右仆射窦轨、渭州刺史且洛生救援李长卿。
(45)乙卯,突厥颉利可汗寇边,遣左武卫将军段德操、云州总管李子和将兵拒之。子和本姓郭,以讨刘黑闼有功,赐姓。丙辰,颉利十五万骑入雁门,己未,寇并州,别遣兵寇原州;庚子,命太子出幽州道,秦王世民出秦州道以御之。李子和趋云中,掩击可汗,段德操趋夏州,邀其归路。
(45)乙卯(初六),突厥颉利可汗侵犯唐国边境,唐派遣左武卫将军段德操、云州总管李子和带兵抵抗。李子和本姓郭,因讨伐刘黑闼有功,赐姓李。丙辰(初七),颉利的十五万骑兵进入雁门,己未(初十),侵犯并州。另外又派兵侵犯原州。庚子(疑误),唐高祖命太子李建成豳州道,秦王李世民从泰州道出兵抵御突厥,李子和急速赶赴云中,突然袭击颉利可汗,段德操赶赴夏州,阻截突厥的退路。
辛酉,上谓群臣曰:“突厥入寇而复求和,和与战孰利?”太常卿郑元曰:“战则怨深,不如和利。”中书令封德彝曰:“突厥恃犬羊之众,有轻中国之意,若不战而和,示之以弱,明年将复来。臣愚以为不如击之,既胜而后与和,则恩威兼著矣!”上从之。
辛酉(十二日),高祖对群臣说:“突厥入侵,但又来求和,和与战哪个更有利?”太常卿郑元说:“交战会加深仇怨,不如讲和有利。”中书令封德彝认为:“突厥仗着兵力众多,轻视我们中原的大唐王朝,如果不战而和,是向他们显示软弱,明年还会重来。以臣的愚见不如打击他们,取胜以后再讲和,这样就恩威并重了!”皇上听从了封德彝的意见。
己巳,并州大总管襄邑王神符破突厥于汾东;汾州刺史萧破突厥,斩首五千余级。
己巳(二十日),唐并州大总管襄邑王李神符在汾东打败突厥;汾州刺史萧打败突厥,斩首五千多级。
(46)吐谷浑寇洮州,遣武州刺史贺亮御之。
吐谷浑侵犯洮州,唐派武州刺史贺拔亮抵御来敌。
(47)丙子,突厥寇廉州;戊寅,陷大震关。上遣郑元诣颉利。是时,突厥精骑数十万,自介休至晋州,数百里间,填溢山谷。元见颉利,责以负约,与相辨诘,颉利颇惭。元因说颉利曰:“唐与突厥,风俗不同,突厥虽得唐地,不能居也。今虏掠所得,皆入国人,于可汗何有?不如旋师,复修和亲,可无跋涉之劳,坐受金币,又皆入可汗府库,孰与弃昆弟积年之欢,而结子孙无穷之怨乎!”颉利悦,引兵还。元自义宁以来,五使突厥,几死者数焉。
(47)丙子(二十七日),突厥侵犯廉州,戊寅(二十九日),攻陷大震关。高祖派郑元去见颉利可汗。当时,突厥几十万精骑兵,弃斥着从介休到晋州几百里之间的山谷。郑元见到颉利,责备他背叛盟约,与颉利展开辩论,颉利颇为惭愧。郑元趁机劝颉利道:“唐与突厥,风俗不同,突厥就是得到唐的领土,也不能居住。如今俘虏与抢夺的财物,都给了突厥百姓,可汗您得到了什么?不如回军,重新和亲,可以免除了跋涉的辛劳,坐享金银财物,并且都进了可汗您的仓库,比起抛弃了兄弟之间多年的交情,给子孙后代结下无穷的仇怨,哪一个更好呢?”颉利愉快地听从了他的意见,带兵撤回突厥。郑元从义宁年间以来,五次出使突厥,多次面临死亡的威胁。
(48)九月,癸巳,交州刺史权士通、弘州总管宇文歆、灵州总管杨师道击突厥于三观山,破之。乙未,太子班师。丙申,宇文歆邀突厥于崇岗镇,大破之,斩首千余级。壬寅,定州总管双士洛击突厥于恒山之南,丙午,领军将军安兴贵击突厥于甘州,皆破之。
(48)九月癸巳(十五日),唐交州刺史权士通、弘州总管宇文歆、灵州总管杨师道在三观山攻击并打败了突厥。乙未(十七日),太子李建成班师回朝。丙申(十八日),宇文歆在崇岗镇阻截突厥,大败突厥,斩首一千多级。壬寅(二十四日),唐定州总管双士洛在恒山南麓攻击突厥,丙午(二十八日),唐领军将军安兴贵在甘州攻打突厥,均打败了突厥。
(49)刘黑闼陷瀛州,杀刺史马匡武。盐州人马君德以城叛附黑闼。高开道寇蠡州。
(49)刘黑闼攻陷瀛州,杀死唐瀛州刺史马匡武。盐州人马君德以盐州城反叛归附了刘黑闼高开道侵犯蠡州。
(50)冬,十月,己酉,诏齐王元吉讨刘黑闼于山东。壬子,以元吉为领军大将军、并州大总管。癸丑,贝州刺史许善护与黑闼弟十善战于县,善护全军皆没。甲寅,右武候将军桑显和击黑闼于晏城,破之。观州刺史刘会以城叛附黑闼。
(50)冬季,十月己酉(初一),唐高祖下诏命齐王李元吉在山东讨伐刘黑闼。壬子(初四),任命李元吉为领军大将军、并州大总管。癸丑(初五),唐贝州刺史许善护在县与刘黑闼之弟刘十善交战,许善护全军覆没。甲寅(初六),唐右武候将军桑显和在晏城攻击打败了刘黑闼。唐观州刺史刘会以观州城反叛,归附了刘黑闼
(51)契丹寇北平。
(51)契丹侵犯北平。
(52)甲子,以秦王世民领左、右十二卫大将军。
(52)甲子(十六日),唐以秦王李世民统领左、右十二卫大将军。
(53)乙丑,行军总管淮阳壮王道玄与刘黑闼战于下博,军败,为黑闼所杀。时道玄将兵三万,与副将史万宝不协;道玄帅轻骑先出犯陈,使万宝将大军继之。万宝拥兵不进,谓所亲曰:“我奉手敕云,淮阳小儿,军事皆委老夫。今王轻脱妄进,若与之俱,必同败没,不如以王饵贼,王败,贼必争进,我坚陈以待之,破之必矣。”由是道玄独进败没。万宝勒兵将战,士卒皆无斗志,军遂大溃,万宝逃归。道玄数从秦王世民征伐,死时年十九,世民深惜之,谓人曰:“道玄常从吾征伐,见吾深入贼陈,心慕效之,以至于此。”为之流涕。世民自起兵以来,前后数十战,常身先士卒,轻骑深入,虽屡危殆而未尝为矢刃所伤。
(53)乙丑(十七日),唐行军总管淮阳壮王李道玄与刘黑闼在下博交战,唐军失败,李道玄被刘黑闼杀死。当时李道玄带领三万兵马,与副将史万宝不和,李道玄率领轻骑兵率先出战冲入敌阵,命史万宝率大军随后。史万宝按兵不动,对他的亲信说:“我奉皇帝手书敕令说淮阳王是毛孩子,军队行动均委托老夫我。现在淮阳王冒冒失失地出击,如果和他一同进攻,必然一起失败导致覆没,不如用淮阳王作饵引诱敌人,如果淮阳王失败,敌人必定争相前进,我坚守以待,就一定能够打败敌人!”因此李道玄孤军深入敌阵战败阵亡。史万宝带兵准备战斗,但士兵都没有了斗志,唐军因此大败,史万宝逃回。李道玄多次跟随秦王李世民征伐,死时才十九岁,李世民深为痛惜,对人说道:“道玄常跟随我征伐,见我深入敌阵,心中羡慕想要模仿,才会这样。”并为李道玄的阵亡而痛哭。李世民自从太原起兵以来,前前后后经过几十仗,经常身先士卒,轻骑深入敌阵,虽然屡次濒临绝境,但从来没有被刀箭伤过。
(54)林士弘遣其弟鄱阳王药师攻循州,刺史杨略与战,斩之,其将王戎以南昌州降。士弘惧,己巳,请降。寻复走保安成山洞,袁州人相聚应之;洪州总管若干则遣兵击破之。会士弘死,其众遂散。
(54)林士弘派遣他的弟弟鄱阳王林药师攻打循州,唐循州刺史杨略与林药师交战,杀了他,林药师的将领王戎以南昌州投降。林士弘害怕了,己巳(二十一日),也请求投降。随即又逃入安成的山洞,袁州百姓相互聚合响应林士弘,唐洪州总管若干则派兵打败了他们。恰好林士弘死亡,他的部下便散去。
(55)淮阳王道玄之败也,山东震骇,州总管庐江王瑗弃城西走,州县皆叛附于黑闼,旬日间,黑闼尽复故地,乙亥,进据州。十一月,庚辰,沧州刺史程大买为黑闼所迫,弃城走。齐王元吉畏黑闼兵强,不敢进。
(55)淮阳王李道玄失败,山东地区感到震惊,唐州总管庐江王李瑗放弃城池向西逃跑,州县也都反叛归附了刘黑闼,十天之内,刘黑闼就收复了他原来的全部地盘,乙亥(二十七日),进军占据了州。十一月庚辰(初三),唐沧州刺史程大买因为刘黑闼的逼近,放弃城池逃跑。齐王李元吉畏惧刘黑闼军队的强盛,不敢进军。
上之起兵晋阳也,皆秦王世民之谋,上谓世民曰:“若事成,则天下皆汝所致,当以汝为太子。”世民拜且辞。及为唐王,将佐亦请以世民为世子,上将立之,世民固辞而止。太子建成,性宽简,喜酒色游畋;齐王元吉,多过失;皆无宠于上。世民功名日盛,上常有意以代建成,建成内不自安,乃与元吉协谋,共倾世民,各引树党友。
高祖在晋阳起兵,都是秦王李世民的计谋,高祖对李世民说:“如果事业成功,那么天下都是你带来的,该立你为太子。”李世民拜谢并推辞。待到高祖成为唐王,将领们也请求以李世民为世子,高祖准备立他,李世民坚决推辞才作罢。太子李建成性情松缓惰慢,喜欢饮酒,贪恋女色,爱打猎;齐王李元吉,常有过错,均不受高祖宠爱。李世民功勋名望日增,高祖常常有意让他取代李建成为太子,李建成心中不安,于是与李元吉共同谋划,一起排挤李世民,他们各自交结建立自己的党羽。
上晚年多内宠,小王且二十人,其母竞交结诸长子以自固。建成与元吉曲意事诸妃嫔,谄谀赂遗,无所不至,以求媚于上。或言蒸于张婕妤、尹德妃,宫禁深秘,莫能明也。是时,东宫、王公、妃主之家及后宫亲戚横长安中,恣为非法,有司不敢诘。世民居承乾殿,元吉居武德殿后院,与上台、东宫昼夜通行,无复禁限。太子、二王出入上台,皆乘马、携弓刀杂物,相遇如家人礼。太子令、秦·齐王教与诏敕并行,有司莫知所从,唯据得之先后为定。世民独不奉事诸妃嫔,诸妃嫔争誉建成、元吉而短世民。
高祖晚年宠幸的妃嫔很多,有近二十位小王子,他们的母亲争相交结各位年长的王子来巩固自己的地位。李建成李元吉都曲意侍奉各位妃嫔,奉承献媚、贿赂、馈赠,无所不用,以求得皇上的宠爱。也有人说他们与张婕妤、尹德妃私通,宫禁幽深神秘,此事无从证实。当时,太子东宫、各王公、妃主之家以及后宫妃嫔的亲属,在长安横行霸道,为非作歹,而主管部门却不敢追究。李世民住在承乾殿,李元吉住在武德殿后院,他们的住处与皇帝寝宫、太子东宫之间日夜通行,不再有所限制。太子与秦、齐二王出入皇帝寝宫,均乘马、携带刀弓杂物,彼此相遇只按家人行礼。太子所下达的令,秦、齐二王所下达的教和皇帝的诏敕并行,有关部门不知所从,只有按照收到的先后为准。唯有李世民不去讨好诸位妃嫔,诸妃嫔妃争相称赞李建成李元吉而诋毁李世民。
世民平洛阳,上使贵妃等数人诣洛阳选阅隋宫人及收府库珍物。贵妃等私从世民求宝货及为亲属求官,世民曰:“宝货皆已籍奏,官当授贤才有功者。”皆不许,由是益怨。世民以淮安王神通有功,给田数十顷。张婕妤之父因婕妤求之于上,上手敕赐之,神通以教给在先,不与。婕妤诉于上曰:“敕赐妾父田,秦王夺之以与神通。”上遂发怒,责世民曰:“我手敕不如汝教邪!”他日,谓左仆射裴寂曰:“此儿久典兵在外,为书生所教,非复昔日子也。”尹德妃父阿鼠骄横,秦王府属杜如晦过其门,阿鼠家童数人曳如晦坠马,殴之,折一指,曰:“汝何人,敢过我门而不下马!”阿鼠恐世民诉于上,先使德妃奏云:“秦王左右陵暴妾家。”上复怒责世民曰:“我妃嫔家犹为汝左右所陵,况小民乎!”世民深自辨析,上终不信。
李世民平定洛阳,高祖让贵妃等几人到洛阳挑选隋朝宫女和收取仓库里的珍宝。贵妃等人私下向李世民要宝物并为自己的亲戚求官,李世民回答说:“宝物都已经登记在册上报朝廷了,官位应当授予贤德有才能和有功劳的人。”没有答应她们的任何要求,因此妃嫔们更加恨他。李世民因为淮安王李神通有功,拨给他几十顷田地。张婕妤的父亲通过张婕妤向高祖请求要这些田,高祖手写敕令将这些田赐给他,李神通因为秦王的教在先,不让田。张婕妤向高祖告状道:“皇上敕赐给我父亲的田地,被秦王夺去了给了神通。”高祖因此发怒,责备李世民说:“难道我的手敕不如你的教吗?”过了些天,高祖对左仆射裴寂说:“这孩子长期在外掌握军队,受书生们教唆,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儿子了。”尹德妃的父亲尹阿鼠骄横跋扈,秦王府的官员杜如晦经过他的门前,尹阿鼠的几名家童把杜如晦拽下马,揍了他一顿并打断了他一根手指,说道:“你是什么人,胆敢过我的门前不下马!”尹阿鼠怕李世民告诉皇上,先让尹德妃对皇上说:“秦王的亲信欺侮我家人。”高祖又生气地责备李世民说:“我的妃嫔家都受你身边的人欺凌,何况是小老百姓!”李世民反复为自己辩解,但高祖始终不相信他。
世民每侍宴宫中,对诸妃嫔,思太穆皇后早终,不得见上有天下,或欷流涕,上顾之不乐。诸妃嫔因密共谮世民曰:“海内幸无事,陛下春秋高,唯宜相娱乐,而秦王每独涕泣,正是憎疾妾等,陛下万岁后,妾母子必不为秦王所容,无孑遣矣!”因相与泣,且曰:“皇太子仁孝,陛下以妾母子属之,必能保全。上为之怆然。由是无易太子意,待世民浸疏,而建成、元吉日亲矣。
李世民每次在宫中侍奉高祖宴饮,面对诸位妃嫔,想起母亲太穆皇后死得早,没能看到高祖拥有天下,有时不免叹气流泪,高祖看到后很不高兴。各位妃嫔趁机暗中一同诋毁李世民道:“天下幸好平安无事,陛下年寿已高,只适合娱乐娱乐,而秦王总是一个人流泪,这实际上是憎恨我们,陛下作古后,我们母子必定不为秦王所容,会被杀得一个不留!”因此相互对着流泪,并且说:“皇太子仁爱孝顺,陛下将我们母子托付给太子,必然能获得保全。”高祖也为此很伤心。从此高祖打消了改立太子的念头,对李世民逐渐疏远,而对李建成、李元吉却日益亲密了。
太子中允王、洗马魏徽说太子曰:“秦王功盖天下,中外归心;殿下但以年长位居东宫,无大功以镇服海内。今刘黑闼散亡之余,众不满万,资粮匮乏,以大军临之,势如拉朽,殿下宜自击之以取功名,因结纳山东豪杰,庶可自安。”太子乃请行于上,上许之。,之兄子也。甲申,诏太子建成将兵讨黑闼,其陕东道大行台及山东道行军元帅、河南·河北诸州并受建成处分,得以便宜从事。
太子中允王、太子洗马魏徽劝太子说:“秦王功盖天下,内外归心于他;而殿下不过是因为年长才被立为太子,没有大功可以镇服天下。现在刘黑闼的兵力分散逃亡之后,剩下不足一万人,又缺乏粮食物资,如果用大军进逼,势如摧枯拉朽,殿下应当亲自去攻打以获得功劳名望,趁机结交山东的豪杰,也许就可以保住自己的地位了。”太子于是向高祖请求带兵出征,高祖答应了他的请求。王是王兄长的儿子。甲申(初七),高祖下诏命太子李建成带兵讨伐刘黑闼陕东道大行台及山东道行军元帅、河南、河北各州均受建成处置,他有权随机行事。
(56)乙酉,封宗室略阳公道宗等十八人为郡王。道宗,道玄从父弟也,为灵州总管,梁师都遣弟洛儿引突厥数万围之,道宗乘间出击,大破之。突厥与师都相结,遣其郁射设入居故五原,道宗逐出之,斥地千余里。上以道宗武干如魏任城王彰,乃立为任城郡王。
(56)乙酉(初八),唐封宗室略阳公李道宗等十八人为郡王。李道宗是李道玄的堂弟,官居灵州总管,梁师都派弟弟梁洛儿带几万突厥军包围他,李道宗趁机出击,大败敌军。突厥与梁师都相互勾结,派郁射设进入唐境,居住在原先的五原,李道宗把郁射设赶出五原,并开拓了一千多里的领土。高祖因为道宗的武功才干犹如曹魏的任城王曹彰,于是立他为任城郡王。
(57)丙申,上幸宜州
(57)丙申(十九日),唐高祖亲临宜州
(58)己亥,齐王元吉遣兵击刘十善于魏州,破之。
(58)己亥(二十二日),齐王李元吉派兵在魏州攻击刘十善,打败了他。
(59)癸卯,上校猎于富平。
(59)癸卯(二十六日),唐高祖在富平围猎。
(60)刘黑闼拥兵而南,自相州以北州县皆附之,唯魏州总管田留安勒兵拒守。黑闼攻之,不下,引兵南拔元城,复还攻之。
(60)刘黑闼召集兵马向南进发,自相州以北的唐朝州县均归附了刘黑闼,唯有魏州总管留因安带兵坚守抵抗。刘黑闼攻不下魏州,便带军向南攻取了元城,又回军攻打魏州。
(61)十二月,庚戌,立宗室孝友等八从为郡王。孝友,神通之子也。
(61)十二月庚戌(初三),唐立宗室李孝友等八人为郡王。李孝友是淮安王李神通的儿子。
(62)丙辰,上校猎于华池
(62)丙辰(初九),唐高祖在华池县围猎。
(63)戊午,刘黑闼陷恒州,杀刺史王公政。
(63)戊午(十一日),刘黑闼攻陷恒州,杀死唐恒州刺史王公政。
(64)庚申,车驾至长安。
(64)庚申(十三日),唐高祖回到长安。
(65)癸亥,幽州大总管李艺复廉、定二州。
(65)癸亥(十六日),幽州大总管李艺收复廉、定二州。
(66)甲子,田留安击刘黑闼,破之,获其莘州刺史孟柱,降将卒六千人。是时,山东豪杰多杀长吏以应黑闼,上下相猜,人益离怨;留安待吏民独坦然无疑,白事者无问亲疏,皆听直入卧内,每谓吏民曰:“吾与尔曹俱为国御贼,固宜同心协力,必欲弃顺从逆者,但自斩吾首去。”吏民皆相戒曰:“田公推至诚以待人,当共竭死力报之,必不可负。”有苑竹林者,本黑闼之党,潜有异志。留安知之,不发其事,引置左右,委以管钥;竹林感激,遂更归心,卒收其用。以功进封道国公。
(66)甲子(十七日),田留安攻打刘黑闼,打败了他,并抓获刘黑闼的莘州刺史孟柱,刘黑闼六千名将领士兵投降了田留安。当时,山东地区的豪杰纷纷杀死本地长官响应刘黑闼,因此上下互相猜疑,百姓也日益离心离德;只有田留安对待下属、百姓坦然无疑,有人报告事情,无论亲疏都听任他们直接到寝室,还常常对下属、百姓说:“我和各位都是为国家抵抗来敌,自然应当同心协力,如果有人一定要弃顺从逆,只管自己来砍了我的头拿走。”下属、百姓都相互提醒道:“田公以至诚之心待人,我们应当共同尽心竭力报答他,一定不要辜负他的信任。”有一名叫苑竹林的人,本来是刘黑闼的党羽,暗中怀有异心。田留安知道苑竹林的事,却没有揭发他,而是将他安置在身边,让他掌管钥匙;苑竹林深受感动,便改而归顺了田留安,这样做最终收到了它效用。田留安因功进爵封为道国公。
乙丑,并州刺史成仁重击范愿,破之。
乙丑(十八日),唐并州刺史成仁重攻打范愿,打败了他。
(67)刘黑闼攻魏州未下,太子建成、齐王元吉大军至昌乐,黑闼引兵拒之,再陈,皆不战而罢。魏徵言于太子曰:“前破黑闼,其将帅皆悬名处死,妻子系虏;故齐王之来,虽有诏书赦其党与之罪,皆莫之信。今宜悉解其囚俘,慰谕遣之,则可坐视离散矣!”太子从之。黑闼食尽,众多亡,或缚其渠帅以降。黑闼恐城中兵出,与大军表里击之,遂夜遁。至馆陶,永济桥未成,不得度。壬申,太子、齐王以大军至,黑闼使王小胡背水而陈,自视作桥成,即过桥西,众遂大溃,舍仗来降。大军度桥追黑闼,度者才千余骑,桥坏,由是黑闼得与数百骑亡去。
(67)刘黑闼没有攻下魏州,太子李建成、齐王李元吉的大军到达昌乐,刘黑闼带兵来抵抗,两次列阵,都没有打就停了下来。魏徵对太子说:“以前打败刘黑闼,他的将帅都预先写上名字处以死罪,妻儿被俘虏,因此齐王前来,虽然有诏书赦免刘黑闼党羽的罪过,但他们都不相信。如今应当全部放掉那些被囚禁和俘虏的人,加以安慰晓谕再放他们走,这样就可以眼看着刘黑闼的势力分崩离析了!”太子听从了他的意见。刘黑闼粮食吃光了,部下纷纷逃跑,有些绑了自己的头领投降了唐军刘黑闼恐怕魏州城里的守军出来,与唐大军里外夹击,便于夜晚逃跑。跑到馆陶,永济桥还未建好,不能过河。壬申(二十五日),太子、齐王率大军到馆陶,刘黑闼让王小胡背靠河水列阵,自己看着桥搭好,立即过桥到了西岸,于是他的兵马迅速崩溃,士兵放下兵器前来投降。唐大军过桥追击,才过了一千多骑兵,桥梁毁坏,刘黑闼因此得以和几百名骑兵逃走。
(68)上以隋末战士多没于高丽,是岁,赐高丽王建武书,使悉遣还;亦使州县索高丽人在中土者,遣归其国。建武奉诏,遣还中国民前后以万数。
(68)高祖因为随朝末年有很多战士沦落在高丽,这一年,赐予高丽王建武信函,让他遣返流落在高丽的所有隋朝战士;又让州县搜寻在中国的高丽人,遣送他们回国。建武接受诏令,前后放回了数以万计的中国百姓。
词条标签:
年表 历史年代 历史 中国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