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623年

编辑:怪讶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2-23 08:56:10
编辑 锁定
公元623年是农历癸未年,中国农历羊年,唐武德六年。
中文名
公元623年
纪    年
癸未
年    号
羊年
性    质
年代

目录

公元623年纪年

编辑
癸未年(羊年
武德六年
王摩沙进通元年
新罗建福四十年

公元623年大事

编辑
(1)春,正月,己卯,刘黑闼所署饶州刺史诸葛德威执黑闼,举城降。时太子遣骑将刘弘基追黑闼,黑闼为官军所迫,奔走不得休息,至饶阳,从者才百余人,馁甚。德威出迎,延黑闼入城,黑闼不可;德威涕泣固请,黑闼乃从之。至城旁市中憩止,德威馈之食;食未毕,德威勒兵执之,送诣太子,并其弟十善斩于州。黑闼临刑叹曰:“我幸在家锄菜,为高雅贤辈所误至此!”
(1)春季,正月己卯(初五),刘黑闼任命的饶州刺史诸葛德威捉住刘黑闼,举城降唐。当时太子李建成派骑兵将领刘弘基追击刘黑闼,刘黑闼被唐军追赶,日夜奔逃无法休息,到达饶阳,随行的才一百多人,十分饥饿。诸葛德威出城迎接刘黑闼,请他进城,刘黑闼不进城,诸葛德威流泪反复请求,于是刘黑闼答应了他的邀请。到城旁边的市场中休息,诸葛德威送给他们食物,还没吃完,诸葛德威便带兵把刘黑闼抓了起来,送到李建成处,刘黑闼和他的弟弟刘十善一起在州被斩首。刘黑闼在临刑前叹息道:“我有幸在家种菜,却被高雅贤这些人害得落到如此下场!”
(2)壬午,州人王摩沙举兵,自称元帅,改元进通,遣骠骑将军卫彦讨之。
(2)壬午(初六),州人王摩沙起兵,自称元帅,改年号为进通,唐派遣骠骑将军卫彦讨伐。
(3)庚子,以吴王杜伏威为太保。
(3)庚子(二十四日),唐任命吴王杜伏威为太保。
(4)二月,庚戌,上幸骊山温汤;甲寅,还宫。
(4)二月庚戌(初四),唐高祖亲临骊山温泉浴地;甲寅(初八),返回宫中。
(5)平阳昭公主薨。戊午,葬公主,诏加前后部鼓吹、班剑四十人,武贲甲卒。太常奏:“礼,妇人无鼓吹。”上曰:“鼓吹,军乐也。公主亲执金鼓,兴义兵以辅成大业,岂与常妇人比乎!”
(5)平阳昭公主去世。戊午(十二日),公主下葬,高祖下诏送葬行列增加前后部鼓吹乐、持班剑的仪仗队四十人,以及武装勇士卫护。太常寺上奏:“按礼所规定,妇人不用鼓吹乐。”高祖回答:“鼓吹是军乐,公主亲自号令军队,兴起义军辅成帝王大业,怎么能与普通妇人相比呢?”
(6)丙寅,徐圆朗穷蹙,与数骑弃城走,为野人所杀,其地悉平。
(6)丙寅(二十日),徐圆朗因形势窘迫,放弃城池和几名骑兵逃走,被乡村百姓杀死,他占据的地区全部平定。
(7)林邑王梵志遣使入贡。初,隋人破林邑,分其地为三郡。及中原丧乱,林邑复国,至是始入贡。
(7)林邑王梵志派遣使节到唐进献贡品。当初,隋朝打败林邑,在林邑国设置三个郡,待到中原大乱,林邑国又恢复,到这时开始进贡。
(8)幽州总管李艺请入朝;庚午,以艺为左翊卫大将军。
(8)唐幽州总管李艺请求入朝;庚午(二十四日),唐任命李艺为左翊卫大将军。
(9)废参旗等十二军。
(9)唐废除武德二年设置的参旗等十二军。
(10)三月,癸未,高开道掠文安、鲁城,骠骑将军平善政邀击,破之。
(10)三月癸未(初七),高开道掠夺文安、鲁城,唐骠骑将军平善政阻截并打败了他。
(11)庚子,梁师都贺遂、索同以所部十二州来降。
(11)庚子(二十四日),梁师都的将领贺遂、索同以所管辖的十二个州降唐。
(12)乙巳,前洪州总管张善安反,遣舒州总管张镇周等击之。
(12)乙巳(二十九日),前洪州总管张善安反叛,唐派遣舒州总管张镇周等人攻打张善安
(13)夏,四月,吐谷浑寇芳州,刺史房当树奔松州。
(13)夏季,四月,吐谷浑侵犯芳州,唐芳州刺史房当树逃奔松州。
(14)张善安陷孙州,执总管王戎而去。
(14)张善安攻陷孙州,捉住总管王戎后撤军。
(15)乙丑,州道行军总管段德操击梁师都,至夏州,俘其民畜而还。
(15)乙丑(二十日),唐州道行军总管段德操攻打梁师都,到夏州,虏获梁师都的百姓牲畜后回军。
(16)丙寅,吐谷浑寇洮、岷二州。
(16)丙寅(二十一日),吐谷浑侵犯洮、岷二州。
(17)丁卯,南州刺史庞孝恭、南越州民宁道明、高州首领冯暄俱反,陷南越州,进攻姜州;合州刺史宁纯引兵救之。
(17)丁卯(二十二日),唐南州刺史庞孝恭、南越州百姓宁道明、高州首领冯暄均反叛,攻陷南越州,进而又攻打姜州;唐合州刺史宁纯率军救姜州。
(18)壬申,立皇子元轨为蜀王、凤为豳王、元庆为汉王。
(18)壬申(二十七日),唐立皇子李元轨为蜀王、李凤为豳王、李元庆为汉王。
(19)癸酉,以裴寂为佐仆射,萧为右仆射,杨恭仁为吏部尚书兼中书令,封德彝为中书令。
(19)癸酉(二十八日),唐任命裴寂为左仆射,萧为右仆射,杨恭仁为吏部尚书兼中书令,封德彝为中书令。
(20)五月,庚辰,遣岐州刺史柴绍救岷州。
(20)五月庚辰(初五),唐派遣岐州刺史柴绍救岷州。
(21)庚寅,吐谷浑及党项寇河州,刺史卢士良破之。
(21)庚寅(十五日),吐谷浑以及党项侵犯河州,唐河州刺史卢士良击败来敌。
(22)丙申,梁师都将辛獠儿引突厥寇林州。
(22)丙申(二十一日),梁师都的将领辛獠儿带突厥侵犯林州。
(23)戊戌,苑君彰将高满政寇代州,骠骑将军林宝言击走之。
(23)戊戌(二十三日),苑君璋的将领高满政侵犯代州,唐骠骑军林宝言击退了来敌。
(24)癸卯,高开道引奚骑寇幽州,长史王诜击破之。刘黑闼之叛也,突地稽引兵助唐,徙其部落于幽州之昌平城;高开道引突厥寇幽州,突地稽将兵邀击,破之。
(24)癸卯(二十八日),高开道带奚族骑兵侵犯幽州,唐幽州长史王诜打败了他。刘黑闼反叛时,突地稽带兵协助唐朝,将他的部落迁到幽州的昌平城;高开道带突厥侵犯幽州,突地稽带兵阻截,打败了高开道等。
(25)六月,戊午,高满政以马邑来降。先是,前并州总管刘世让除广州总管,将之官,上问以备边之策,世让对曰:“突厥比数为寇,良以马邑为之中顿故也。请以勇将戍崞城,多贮金帛,募有降者厚赏之,数出骑兵掠其城下,蹂其禾稼,败其生业,不出岁余,彼无所食,必降矣。”上然其计,曰:“非公,谁为勇将!”即命世让戍崞城,马邑病之。是时,马邑人多不愿属突厥,上复遣人招谕苑君璋高满政苑君璋尽杀突厥戍兵降唐,君璋不从。满政因众心所欲,夜袭君璋,君璋觉之,亡奔突厥,满政杀君璋之子及突厥戍兵二百人而降。
(25)六月戊午(十四日),高满政以马邑降唐。此前,前并州总管刘世让调任广州总管,即将赴任,高祖向他询问防边的策略,刘世让回答道:“突厥近来多次入侵,实在是因为有马邑作为中途休整基地的缘故。希望派勇将戍守崞城,多贮藏物资,招到投降的人就给予厚赏,经常派兵掠夺马邑城下,毁掉他们的庄稼,破坏他们的谋生之业,不出一年,敌人没有粮食,必然会投降。”高祖很赞同他的计策,说道:“除了您,还有谁是勇将!”当即命令刘世让戌守崞城,马邑人很怵他。当时,马邑人大多不愿意隶属于突厥,高祖又派人招谕苑君璋高满政劝苑君璋杀死所有的突厥守军投降唐朝,苑君璋不听。高满政利用人心所向,半夜袭击苑君璋,苑君璋发觉后,逃入突厥,高满政杀死苑君璋的儿子以及突厥的二百名守军,投降了唐朝。
(26)壬戌,梁师都以突厥寇匡州。
(26)壬戌(十八日),梁师都率突厥军队侵犯匡州
(27)丁卯,苑君璋与突厥吐屯设寇马邑,高满政与战,破之。以满政为朔州总管,封荣国公。
(27)丁卯(二十三日),苑君璋与突厥的吐屯设侵犯马邑,高满政和他们交战,打败了来敌。唐任命高满政为朔州总管,封爵荣国公。
(28)瓜州总管贺若怀广按部至沙州,值州人张护、李通反,怀广以数百人保子城;凉州总管杨恭仁遣兵救之,为护等所败。
(28)唐瓜州总管贺若怀广巡视到沙州,恰遇沙州人张护、李通反叛,贺若怀广率几百人保卫子城;唐凉州总管杨恭仁派兵救援,被张护等人打败。
(29)癸酉,柴绍与吐谷浑战,为其所围,虏乘高射之,矢下如雨。绍遣人弹胡琵琶,二女子对舞。虏怪之,驻弓失相与聚观,绍察其无备,潜遣精骑出虏陈后,击之,虏众大溃。
(29)癸酉(二十九日),柴绍吐谷浑作战,被吐谷浑包围,敌军占据高处射击柴绍的军队,箭羽犹如下雨一样密集。柴绍让人弹奏胡琵琶,两名女子相对起舞,敌军觉得很奇怪,放下弓箭一起围观,柴绍观察敌军没有了防备,暗中派精锐骑兵绕到敌军背后,攻打敌军,吐谷浑军队大败。
(30)秋,七月,丙子,苑君璋以突厥寇马邑,右武候大将军李高迁及高满政御之,战于腊河谷,破之。
(30)秋季,七月丙子(初二),苑君璋率突厥军队侵犯马邑,唐右武候大将军李高迁及高满政迎击来敌,在腊河谷交战,打败了苑君璋。
(31)张护、李通杀贺拔怀广,立汝州别驾窦伏明为主,进逼瓜州;长史赵孝伦击却之。
(31)张护、李通杀死贺若怀广,立汝州别驾窦伏明为首领,进逼瓜州,被瓜州长史赵孝伦击退。
(32)高开道掠赤岸镇及灵寿、九门、行唐三县而去。
(32)高开道掠夺赤岸镇以及灵寿、九门、行唐三个县之后离去。
(33)丁丑,冈州刺史冯士据新会反,广州刺史刘感讨降之,使复其位。
(33)丁丑(初三),冈州刺史冯士占据新会反叛,唐广州刺史刘感领兵讨伐,冯士投降,刘感恢复了他的职位。
(34)辛巳,高开道所部弘阳、统汉二镇来降。
(34)辛巳(初七),高开道所统领的弘阳、统汉二镇降唐。
(35)癸未,突厥寇原州;乙酉,寇朔州。李高迁为虏所败,行军总管尉迟敬德将兵救之。己亥,遣太子将兵屯北边,秦王世民屯并州,以备突厥。八月,丙辰,突厥寇真州,又寇马邑。
(35)癸未(初九),突厥侵犯原州;乙酉(十一日),又侵犯朔州。李高迁被突厥打败,行军总管尉迟敬德带兵救援。己亥(二十五日),唐派遣太子李建成统率军队驻扎在北部边境,秦王李世民驻扎在并州,防备突厥。八月丙辰(疑误),突厥侵犯真州,又侵犯马邑。
(36)壬子,淮南道行台仆射辅公反。初,杜伏威与公相友善,公年长,伏威兄事之,军中谓之伯父,畏敬与伏威等。伏威浸忌之,乃署其养子阚棱为左将军,王雄诞为右将军,潜夺其兵权。公知之,怏怏不平,与其故人左游仙阳为学道、辟谷以自晦。及伏威入朝,留公守丹杨,令雄诞典兵为之副,阴谓雄诞曰:“吾至长安,苟不失职,勿令公为变。”伏威既行,左游仙说公谋反;而雄诞握兵,公不得发。乃诈称得伏威书,疑雄诞有贰心,雄诞闻之不悦,称疾不视事;公因夺其兵,使其党西门君仪谕以反计。雄诞始寤而悔之,曰:“今天下方平,吴王又在京师,大唐兵威,所向无敌,奈何无故自求族灭乎!雄诞有死而已,不敢闻命。今从公为逆,不过延百日之命耳,大丈夫安能爱斯须之死而自陷于不义乎!”公知不可屈,缢杀之。雄诞善抚士卒,得其死力,又约束严整,每破城邑,秋毫无犯,死之日,江南军中及民间皆为之流涕。公又诈称伏威不得还江南,贻书令其起兵,大修铠仗,运粮储。寻称帝于丹杨,国号宋,修陈故宫室而居之,署置百官,以左游仙为兵部尚书、东南道大使、越州总管,与张善安连兵,以善安为西南道大行台。
(36)壬子(初九),唐淮南道行台仆射辅公反叛。当初,杜伏威与辅公很要好,辅公年纪大,杜伏威像对兄长一样对他,军中称辅公为伯父,敬畏他同敬畏杜伏威一样。杜伏威逐渐猜忌他,于是任命自己的养子阚棱为左将军,王雄诞为右将军,暗中夺辅公的兵权。辅公知道后,很不服气,假装和他的老相识左游仙学道、辟谷掌掩饰自己。等杜伏威入朝,留辅公守卫丹杨,命王雄诞掌握军队作辅公的副手,私下对王雄诞说:“我到了长安,假如没有失去职位,千万不要让公发生变故。”杜伏威走了以后,左游仙劝辅公反叛,但是王雄诞掌握兵权,辅公无法动手。于是他假称收到杜伏威的来信,怀疑王雄诞有二心,王雄诞听说后很不高兴,声称有病不到衙门治事,辅公趁机夺了王雄诞的兵权,让自己的党羽西门君仪告诉王雄诞反叛的计划。王雄诞才醒悟并后悔不已,说道:“如今天下刚刚平定,吴王又在京师长安,大唐军队威力,所向无敌,怎么可以无缘无故自找灭族呢?我王雄诞唯有一死相报,恕不能听从命令。现在跟着您倒行逆施,也不过是延长一百天的性命罢了,大丈夫怎能因为舍不得片刻之死而陷自己于不义呢?”辅公知道不能说服他,便勒死了王雄诞王雄诞很会体恤部下,能让士兵为他卖命,而且纪律严明,每次攻下城镇,都秋毫无犯,他死的那天,江南军中的将士以及民间百姓都失声痛哭。辅公又假称杜伏威无法返回江南,送来书信命他起兵,于是他大肆装备武器,运粮储备。随即在丹杨称帝,国号为宋,修复陈朝的旧宫殿居住,设置百官,任命左游仙为兵部尚书、东南道大使、越州总管,和张善安联合,以张善安为西南道大行台。
(37)己未,突厥寇原州。
(37)己未(十六日),突厥侵犯原州。
(38)乙丑,诏襄州道行台仆射赵郡王孝恭以舟师趣江州,岭南道大使李靖以交、广、泉、桂之众趣宣州,怀州总管黄君汉出谯、亳,齐州总管李世出淮、泗以讨辅公。孝恭将发,与诸将宴集,命取水,忽变为血,在坐者皆失色,孝恭举止自若,曰:“此乃公授首之征也!”饮而尽之,众皆悦服。
(38)乙丑(二十二日),唐高祖下诏命襄州道行台仆射赵郡王李孝恭率水军开赴江州,岭南道大使李靖带交、广、泉、桂等州兵力开赴宣州,怀州总管黄君汉取道谯州、亳州,齐州总管李世取道淮水、泗水,讨伐辅公。李孝恭出发前和众将领会餐,命人取水,忽然水变成了血,在坐的人都吓得变了脸色,李孝恭却神色自如地说道:“这是辅公灭亡的征兆!”喝光血水,众人都从心里佩服他。
(39)丙寅,吐谷浑内附。
(39)丙寅(二十三日),吐谷浑归附唐朝。
(40)辛未,突厥陷原州之善和镇;癸酉,又寇渭州。
(40)辛未(二十八日),突厥攻陷原州的善和镇;癸酉(三十日),突厥又侵犯渭州。
(41)高开道以奚侵幽州,州兵击却之。
(41)高开道率奚族军队侵犯幽州,唐幽州军队击退来敌。
(42)九月,太子班师。
(42)九月,太子李建成班师回朝。
(43)戊子,辅公遣其将徐绍宗寇海州,陈政通寇寿阳。
(43)戊子(十五日),辅公派遣他的将领徐绍宗攻打海州,陈政道攻打寿阳。
(44)邛州獠反,遣沛公郑元讨之。
(44)邛州獠民反叛,唐派遣沛公郑元前往讨伐。
(45)庚寅,突厥寇幽州。
(45)庚寅(十七日),突厥侵犯幽州。
(46)壬辰,诏以秦王世民为江州道行军元帅。
(46)壬辰(十九日),唐高祖下诏任命秦王李世民为江州道行军元帅。
(47)乙未,窦伏明以沙州降。
(47))乙未(二十二日),窦伏明以沙州投降。
(48)高昌王伯雅卒,子文泰立。
(48)高昌王伯雅去世,他的儿子文泰继立为王。
(49)丙申,渝州人张大智反,刺史薛敬仁弃城走。
(49)丙申(二十三日),渝州人张大智反叛,唐渝州刺史薛敬仁放弃城池逃跑。
(50)壬寅,高开道引突厥二万骑寇幽州。
(50)壬寅(二十九日),高开道带二万突厥骑兵侵犯幽州。
(51)突厥恶弘农公刘世让为己患,遣其臣曹般来,言世让与可汗通谋,欲为乱,上信之。冬,十月,丙午,杀世让,籍其家。
(51)突厥恨弘农公刘世让成为他们的威胁,派大臣曹般来唐,说刘世让和突厥可汗交通密谋,准备叛乱,高祖相信了这些话。冬季,十月丙午(初四),唐杀死刘世让,没收了他的家产。
(52)秦王世民犹在并州,己未,诏世民引兵还。
(52)秦王李世民还停留在并州,己未(十七日),诏命李世民率军返回长安。
(53)上幸华阴。
(53)唐高祖驾临华阴。
(54)张大智侵涪州,刺史田世康等讨之,大智以众降。
(54)张大智侵犯涪州,唐涪州刺史田世康等人讨伐他,张大智带领人马投降。
(55)初,上遣右武候大将军李高迁助朔州总管高满政守马邑,苑君璋引突厥万余骑至城下,满政击破之。颉利可汗怒,大发兵攻马邑。高迁惧,帅所部二千人斩关宵遁,虏邀之,失亡者半。颉利自帅众攻城,满政出兵御之,或一日战十余合。上命行军总管刘世让救之,至松子岭,不敢进,还保崞城。会颉利遣使求婚,上曰:“释马邑之围,乃可议婚。”颉利欲解兵,义成公主固请攻之。颉利以高开道善为攻具,召开道,与之攻马邑甚急。颉利诱满政使降,满政骂之。粮且尽,救兵未至,满政欲溃围走朔州,右虞候杜士远以虏兵盛,恐不免,壬戌,杀满政降于突厥,苑君璋复杀城中豪杰与满政同谋者三十余人。上以满政子玄积为上柱国,袭爵。丁卯,突厥复请和亲,以马邑归唐;上以将军秦武通为朔州总管。
(55)当初,高祖派遣右武候大将军李高迁协助朔州总管高满政守卫马邑,苑君璋带着一万多突厥骑兵到马邑城下,高满政打败了苑君璋。颉利可汗发怒,出动大军攻打马邑。李高迁怕了,带领二千名部下冲破关卡连夜逃跑,遭到突厥阻截,损失一半兵力。颉利可汗亲自率领大军攻马邑,高满政出兵抵抗,有时一天打十几仗。高祖命令行军总管刘世让救援马邑,刘世让到了松子岭,不敢再前进,回军保守崞城。恰好颉利派遣使节向唐求婚,高祖说:“先撤了马邑的围,才能够谈论婚姻。”颉利想撤军,隋义成公主坚持要求攻打马邑。颉利因为高开道擅长制作攻城武器,便召来高开道,和他一起猛攻马邑。颉利诱劝高满政投降,高满政大骂颉利。马邑城中粮食即将耗尽,救兵未到,高满政想突围去朔州,右虞候杜士远见突厥兵力强大,恐怕突围不成,壬戌(二十日),杜士远杀死高满政投降了突厥,苑君璋又杀死城中与高满政同谋的豪杰三十多人。高祖任命高满政的儿子高玄积为上柱国,承袭高满政的爵位。丁卯(二十五日),突厥再次向唐请求和亲,把马邑归还给唐朝;高祖任命将军秦武通为朔州总管。
(56)突厥数为边患,并州大总管府长史窦静表请于太原置屯田以省馈运;议者以为烦扰,不许。静切论不已,敕征静入朝,使与裴寂、萧、封德彝相论难于上前,寂等不能屈,乃从静议,岁收谷数千斛,上善之,命检校并州大总管。静,抗之子也。十一月,辛巳,秦王世民复请增置屯田于并州之境,从之。
(56)突厥屡次为祸边境,唐并州大总管府长史窦静上表请求在太原设置屯田以省军粮的运输,议政者认为过于麻烦,不批准。窦静不停地极力论说此事,高祖下敕令征窦静入朝,让他与裴寂、萧、封德彝等人在皇上面前辩论此事,裴寂等人无法说服窦静,于是听从了窦静的建议,每年收获数千斛粮食,高祖很赞赏他,命窦静为检校并州大总管。窦静窦抗的儿子。十一月辛巳(初九),秦王李世民又请求在并州境内增设屯田,高祖批准了他的请求。
(57)黄州总管周法明将兵击辅公,张善安夏口,拒之。法明屯荆口镇,壬午,法明登战舰饮酒,善安遣刺客数人诈乘鱼而至,见者不以为虞,遂杀法明而去。
(57)唐黄州总管周法明带兵攻打辅公,张善安占据夏口抵抗周法明。周法明驻扎在荆口镇,壬午(初十),周法明登上战船饮酒,张善安派遣几名刺客伪装渔民乘着渔船到荆口镇,见到的人没有产生怀疑,于是他们杀了周法明后离去。
(58)甲申,舒州总管张镇周等击辅公将陈当世于猷州之黄沙,大破之。
(58)甲申(十二日),唐舒州总管张镇周等在猷州的黄沙攻打辅公的将领陈当世,大败陈军。
(59)丁亥,上校猎于华阴。己丑,迎劳秦王世民于忠武顿。
(59)丁亥(十五日),高祖在华阴围猎。己丑(十七日),在忠武顿迎接慰问秦王李世民。
(60)十二月,癸卯,安抚使李大亮张善安,执之。大亮击善安于洪州,与善安隔水而陈,遥相与语。大亮谕以祸福,善安曰:“善安初无反心,正为将士所误;欲降又恐不免。”大亮曰:“张总管有降心,则与我一家耳。”因单骑渡水入其陈,与善安执手共语,示无猜间。善安大悦,遂许之降。既而善安将数十骑诣大亮营,大亮止其骑于门外,引善安入,与语。久之,善安辞去,大亮命武士执之,从骑皆走。善安营中闻之,大怒,悉众而来,将攻大亮。大亮使人谕之曰:“吾不留总管。总管赤心归国,谓我曰:‘若还营,恐将士或有异同,为其所制。’故自留不去耳,卿辈何怒于我!”其党复大骂曰:“张总管卖我以自媚于人。”遂皆溃去。大亮追击,多所虏获。送善安于长安,善安自称不与辅公交通,上赦其罪,善遇之;及公败,得所与往还书,乃杀之。
(60)十二月癸卯(初二),唐安抚使李大亮诱骗张善安,捉住了张。李大亮在洪州攻打张善安,与张善安隔水列阵,遥相对话。李大亮向张善安说明祸福利害关系,张善安说:“善安最初没有反叛的意思,被部下将士们所误,想投降又怕不能免罪。”李大亮说:“张总管有投降的心意,和我就是一家人了。”于是一个人骑马渡过河进入张善安的阵地,和张善安拉着手交谈,表示相互没有猜忌。张善安十分喜悦,于是答应李大亮投降。不久张善安带领几十名骑兵到李大亮的营地,李大亮让随行的骑兵停在营门之外,带张善安入营,和他交谈。过了很长时间,张善安告辞,李大亮命令武士把他捉起来,张善安随行的骑兵全部逃走。张善安的军队闻讯,十分气愤,全部出动,准备攻打李大亮李大亮派人对他们说:“不是我留住张总管,是总管忠心归附朝廷,对我说:‘如果返回营地,恐怕将士们有不同意见,会受他们钳制。’因此自己留下来不走,你们这些人为什么生我的气?”张善安的部下又大骂道:“张总管出卖我们,自己去讨好别人。”随即溃散而去。李大亮出兵追击,俘虏了许多人。李大亮送张善安到长安,张善安自己声称和辅公并没有来往,高祖赦免了他的罪过,对他很好;待到辅公失败后,得到他们相互往来的信件,于是杀了张善安。
(61)甲寅,车驾至长安。
(61)甲寅(十三日),唐高祖回到长安。
(62)己巳,突厥寇定州,州兵击走之。
(62)己巳(二十八日),突厥入侵定州,定州军队击退来敌。
(63)庚申,白简、白狗羌并遣使入贡。
(63)庚申(疑误),白简、白狗羌均派遣使节到唐进献贡品。
词条标签:
语言 年表 小说 历史年代 历史 其他